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火红行纪
2016-09-27 15:13:22 来源:探秘会泽 作者:付昌惠 【 】 浏览:3017次 评论:0
  8月23日,我有幸参加会泽县文联组织的“寻韵火红”采风活动。听说23公里的路开车要走一个多小时,我就胆怯了,不敢前行。可是当车子就要开走的瞬间,我又果敢地跳上了最后一辆车子,都没有来得及想为什么。
  洪峰老师的宝贝女儿,5岁多的小珞妮和我坐最后排,后排比较宽敞。在颠簸的路上她把头靠在我胸前对我说:“阿姨,好危险呀,但是很刺激”。我其实也很紧张,但为了安慰她,我便说:“这是汽车迪斯科”。她不知道什么是汽车迪斯科,我解释说这是“汽车在跳舞”,她沉默了一会,似乎懂了,然后继续缠着我画画,而我却差点被颠簸得呕吐出来。
  我不会画画,把她画得很丑,但是把她画笑了,她没有不高兴。我们画美人鱼,画怀了宝宝的美人鱼。直到车子把我们的笔划颠簸得乱糟糟的,没法再画下去。可是这个鬼地方丝毫没有影响到小珞妮的兴致。每到惊险处,她只是“嗷哟”一声,随即又看着我好笑。
  途间,洪峰老师突然说:“停停停”!车子便停了下来。我们往下俯瞰,是一座村庄。弯弯扭扭的小路像一条飘带绕村飘浮。一块块白云游走在村庄上面。虽然是中午的强光,但伴着云块的投影,往下一看,青绿的耕地、红色的泥土、灰白色的房屋、深色的阴影,村庄便显得很有层次。这使我想到色彩搭配的固化,往往是什么色配什么色,什么色不能配什么色,整一个的套路,形成相对的美。曾经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:“红配绿,臭得哭”,所以常人是不敢把红与绿轻易相配的。但是大自然就有着超艺术家的能力,它就可以把不以为然的色彩搭配的如此浓烈。这也是任何一支画笔都无法做到的。对于不在大山长大的洪峰老师来说,无疑是奇异的。一路上,他拿着相机拍照,想把眼前的景致留在相片上,但是大自然的神韵哪能轻易地刻画出来。
  我们的车子继续顺着山路颠颠簸簸地前行。山路弯道极大,路又是极窄的,我每看到对面过来一辆车,心便拧的紧紧的,手心直冒汗。我虽然常开车子,但这样的路仍是极少遇见。然而,看似无法通过的两辆车,只要相让,总会找到办法慢慢移动交错通过。真是“车到山前必有路”呀!
  车队到了牛栏江边,大家便开始拍山摄水,各自找着各自的角度。只有小珞妮,不找她的爸爸也不找她的妈妈,像个大人安静地坐在大石头上,把笔支在嘴巴旁沉思。一会儿她就开始画起这儿的山和水来,这儿的山山水水完全吸引了小洛妮,甚至有人很近地把相机对准了她,她仍是专注地画着她的画。我们站在火红这边看到的山是贵州省的山,它就与我们隔着一条牛栏江。在这个雨季,牛栏江的水不清,在太阳光的照射下黄沉沉的,它回旋在石塘中,更显得荡气回肠。
  江的这边和那边就只有一条溜索连通。这种极简单的交通工具能保留到现在,自然是有着其存在的理由。别的不说,光是这一条直径十几厘米粗的铁索就可能节省了大笔的资源,保护着这周边的自然环境免遭破坏。
  江的那边,陡峭的大黑山下,稀稀疏疏的隐藏着几户人家。大家都在议论:在这样的大山下生活会不会寂寞呢?离开这座大山,生活的条件不更好些?他们搬迁出来,政府也会更省心,不用再惦挂着他们的安危。但是人的想法往往是一厢情愿的。在惯的山坡不嫌陡。山中人习惯了这样的生存环境,习惯了自己的生存方式。假设让他们搬迁到平坦的城镇,说不定他们反而会十分的不情愿。有句俗语: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!
  虽然人烟稀少,政府还是为他们通路、通电、通水。民政相互间“你不离,我不弃”。
  小珞妮这时正画着路旁的玉米。她画的玉米棒子就像一部有按键的旧式手机,整个形状是方的,玉米粒也是密密麻麻的方形籽。大山中的人家很慷慨,把煮好的玉米棒子分成段,我们一行人非常有福气地吃上了一小段。有心的小珞妮笑着对我说:“阿姨,我们刚刚才画了玉米棒子,怎么一会就有玉米吃了呢”?我说这或许就叫“心想事成”。见她有些茫然,我又给她解释说,就是想什么就会得到什么。比如我们想玉米就会有玉米吃。聪明的她朝我点了点头。
  小珞妮穿着紫色的长裙,上面印着蓝色的、粉红色的、白色的小花。山间的几只蝴蝶环绕几圈后便停在了她的花裙子上!她欣喜地指着蝴蝶问我:“阿姨,你看,为什么蝴蝶要飞到我的身上”?其实这种情景我也是第一次看到。我对她说:“那是因为蝴蝶把你当成了花儿,还有你是这里的小客人,蝴蝶在欢迎你”。这时开心的小珞妮把一只玩具狗塞在我怀里,挨着我的“宝宝”靠在我的怀里沉默了一会。突然她又起身对我说:“阿姨,这个地方叫火红,我要记住它,我以后长大了还要来这”。我问:“这么陡峭的地方,路又难走,你为什么还要来”?她一脸严肃的小样子对我摇着头认真的说:“我还不知道”。我突然想到了三个字:“缺憾美”。
  回去的时候我们没有沿路返回,而是顺着大山绕了一圈。这一绕,心情随着大山起起伏伏。我想我看到的也许不是最美的景色,不是最美的江水,但它却有着独特的风采和神韵,也有着唯一的地域情缘。看着祖祖辈辈生活在大山里的人们,我想,习惯就是最好的安居。谁都不要犯“想当然”的错误,去任意评判它的合理性。虽然人类有着改造自然的本领,但也要有着遵循自然的能力,应该相信:“存在就是合理的”。
Tags:会泽 火红行纪 责任编辑:hzwljzs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那年的十月一日 下一篇忆中秋

光影留连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你说我说

 
会泽县文联主办 地址:会泽公园内 联系电话:0874-5128423 投稿邮箱:hzwljzs@126.com 滇公网安备 53032602000017号
本网站所刊登的各专栏原创资料均为探秘会泽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! Powered by qibosoft V7.0SP Code
   
探秘会泽 www.hzlytm.com 工业信息产业部ICP备案号: 滇ICP备16002874号
   
访问量: 流量统计源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