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火红的记忆
2016-10-09 08:53:51 来源:探秘会泽 作者:王惠琼 【 】 浏览:2804次 评论:1
  人的一生总要走过一些路,到过几个地方,留下许多记忆。
  今年有幸参加了县文联组织的“寻韵火红”笔会,当车子驶入松林的那一刻,我惊异于她的美丽。黝黑的柏油路蜿蜒地向前延伸,两旁是茂密苍翠的松树林,林间碧草青青,时不时地点染着一些不知名的小花,头顶是洁净开阔的白云蓝天。不知不觉中,那些关于火红的记忆犹如松林里的菌子一朵一朵地冒了出来。
  我对火红的最早记忆是外婆去世的那一年。那年的七月的一天,我刚刚领到初中毕业证,正为将迎来一个自由自在长假而欣喜的时候,回家就听到了外婆去世的噩耗。爷爷、奶奶、外公去世得早,我无缘与他们见面,外婆就成了祖辈留给我的唯一记忆,而且外婆一直是跟我们居住的,后来才去了在火红工作的舅舅家。
  我随父母匆匆赶到了火红。那时的火红到处是裸露的红土,一下车,漫天的尘土扑面而来。我确实被它们的热情吓坏了,不敢睁眼看路,是母亲把我拖到舅舅家的。外婆安详地睡在棺木里,只是脸色有些苍白。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看一个去世的人,外婆的安静和蔼的面容,消除了我对死人的莫名的恐惧感。
  丧事料理完以后,我跟随表哥、表嫂们去了一个叫硝厂河的地方。去那里的路可真难走,有多少度的坡度我不知道,只记得我站着就直往下滑,根本迈不开步子,真的是举步维艰。后来是长我一岁的表姐告诉我把脚放横了走。这一招果然很奏效,我止住了下滑的趋势,可以慢慢挪步子了。我想,再艰难的路,都有人能够走过去,这是一个寻找方法的过程。
  每年的清明节,我也会和哥哥姐姐们来火红上坟。对于路盲的我,每次都只是作为随从而已。今年的清明我没有成行,借这次开笔会的机会,我必须补回来。顺着姐姐说的路线和脑子里残存的记忆,上了一个陡坡,爬上一个高坎,我还是找到了外婆的墓地。墓地的环境很清幽,林地开阔,绿草如茵。前面不远处是一个新建的村落,屋舍俨然。外婆还有了一个新邻居,她可以不再孤单。
  这次笔会还有一个收获,就是瞻仰了火红、尖山革命武装起义纪念馆。据讲解员介绍,1948年7月8日,在会泽特支的组织领导下,在火红开明人士金绍清的带领下,150余人在火红桥边举行了震惊全省的反蒋武装起义,打出了“滇黔边区民族自救军”的旗帜,并根据上级党的指示和群众的切身利益,提出了“打富救贫”和反“三征”(征粮、征税、征兵)的革命口号。起义部队下设5个中队,从6月3日~7日,一举攻下者海、矿山、罗布古、迤车镇公所。在者海范家村整编时,编为1个团4个营。这次起义,连战皆捷,声威大震。国民党反动派会宣巧鲁“剿共”总指挥安纯三,纠集会泽、巧家、威宁三县的地霸武装及保安团1000多人围剿起义部队。金绍清等因没有及时得到县委撤退的指示,未能及时撤离,被敌军包围,金绍清等12人进行了顽强的抵抗,终因寡不敌众,弹尽粮绝,起义失败。同年12月2日又发动了尖山革命武装起义,也因准备不足失败。金绍清、张开佐和年仅16岁的费实清等被俘后,惨遭敌人杀害。
  近代以来,中华民族历经沉沦与抗争、奋斗与崛起,一批又一批英烈挺身而出,遇强敌而不惧,临死神而不屈。他们用钢铁身躯托举积贫积弱的中国走向独立自主、繁荣富强,他们用热血铸就的爱国情怀、民族气节、英雄气概,构成了中华民族民族不朽的精神脊梁。
  回望血雨腥风的历史,我们应该记住:英雄永远是我们内心的坚守、追随的真理、仰慕的对象,是我们永远的火红的记忆。
Tags:会泽 火红的记忆 责任编辑:hzwljzs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   张正桂书法作品入选第八.. 下一篇那年的十月一日

光影留连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你说我说

 
会泽县文联主办 地址:会泽公园内 联系电话:0874-5128423 投稿邮箱:hzwljzs@126.com 滇公网安备 53032602000017号
本网站所刊登的各专栏原创资料均为探秘会泽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! Powered by qibosoft V7.0SP Code
   
探秘会泽 www.hzlytm.com 工业信息产业部ICP备案号: 滇ICP备16002874号
   
访问量: 流量统计源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