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在梨树坪的只言片语
2017-08-29 17:13:55 来源:探秘会泽 作者:付昌惠 【 】 浏览:3446次 评论:0
在梨树坪的只言片语






 
   我把照片送到他们手中,他们凝神静气,看着手中的照片,不轻易说谢,只说:“还当真送来了。”
   明显他们怀疑过我。怀疑我对他们只是嘴上的春风,刮一阵子。
   他们看完照片,一位大爷目光犀利,表情认真地问我:“你到底是做什么的?”
   哎呀!我的天,如此严肃的问话把我搞蒙了。但是,不管什么情况,我都得申明。
   我站在他们的地盘上赶紧申明,我没有任何意图,我只是一个爱在周末游山玩水的普通人。
   所问非所答。我反问他们:“难道我像女特务吗。”顷刻,他们老的,少的,男的,女的,笑声如春晚中听相声的观众冲开了喉咙的闸门。于我而言,这笑声胜过了千道万谢。在他们的爆笑声中,我吊在嗓子眼上的心平稳降落。这是我第二次到梨树坪。
   梨树坪是会泽县大海乡的一个小小村落。单凭‘大海’这名字,不知晓的人以为,这是一个波涛汹涌或是碧波荡漾的水乡。通常,要与海水相关才如此堪称。
   很夸张,大海乡盛名难副其实,没有海。
   但是,大自然恩赐它别具一格的景观。雾海千变万化,它翻腾着,流动着,晕染着……双目微阖,如临仙境,无比空灵。一坡一坡的草海,成群的绵羊如海中微微卷动的浪花。春夏,满山的野花如巧手刺秀的锦缎,铺展在天地间。牧羊人吸着旱烟,烟飘如丝,渡着他们的岁月。安定的女人们牛屎烧烤土豆,香飘四溢。游客在飘香的土豆中统一了身份,在满地花开的草甸上失去了优雅。孩子如放风的小猫小狗在锦缎上打着滚,亲近着大海草山。有人说“新西兰也不过如此”。秋冬,季节轮转,草山苍凉而不荒凉,深沉而不寂静,在雪花曼舞中,在某个日月同辉之瞬,在晨昏墨影中,在怀旧的草色中,无不透着三千五百七十米磅礴的坚实风骨。
   大海乡的梨树坪也是没有梨树。当我第一次走进它时,才发现它的风景不大。坐落着一村石板房。石板房的小村没有亮眼的色彩。但它是闪在我心中一个厚重的点。它像写实的油画有着粗放的笔触而显厚重。
   我曾被石板房的女主人盛情款待过。所以,第二次便不好意思空手而来。我把我爱吃的糖果分给墙脚下晒太阳的悠闲老人。
   距离拉得更近一些。他们的热情开始高涨,要带我去学校,我说我不去学校。要带我去村公所,我说我不去村公所。要带我去看矿山,我说我不去矿山。于是他们向我介绍着,公路是近年来铺的柏油,村里年轻人外出打工,学校只有四五十个学生。
   我打断了他们的话:“只有四五十人的学校不好吗?”他们忙不迭口地说:“好,好,好。学生再少都有学校,再少也有老师,当然好。现在的条件好了呀!只是娃娃太少了。”
   我干脆和他们在暖融融的石板房墙脚下晒着太阳。在这秋天暧阳中,我想起了我第一次到梨树坪的情景。
   那个周末的早晨。最初,我的打算是乘着雨过天晴去大海草山拍矮矮的小花和成群的牛羊。走到山腰的叉路口,往左是去大海草山,往右的路标写着“梨树坪”。瞬间之念,我把方向向右转了。
   梨树坪,十月的山村,有着花青红叶的渐变色。还好,给这个山沟沟重重的描了一笔。太阳光照在露水的空气中,镜头出现了一串串炫光彩球。我情不自禁,轻声唱着:“袅袅炊烟,小小村落,路上一道折……”
   红色土地,沟壑的暗影,秋叶渐变的桔色,石板房的淡墨,土地上的青绿,挂在我眼前的是层次分明的油画。
   我顿感神清气爽。我所有的燥动被这份宁静收拾得乖乖巧巧。
   一位大姐背着一箩筐玉米,腰间还端着满满一撮箕玉米,弯腰驼背地在村口挪步。 我“讨好”地过去要接过她手中的撮箕。但是,她不给我做“好事”的机会。说我是城里人干不了农村的活计。她累得喘着粗气。我只好默默地跟着她走,不说话。
   在一个有坎的地方她歇下来,喘了口气,开始盘问我到这个地方的原由。她说这些地方到处都是泥土,鸡呀狗呀的,有什么好来的。我告诉她,我是休假,跑着玩,顺便拍点可能会渐渐消失的石板房。
   我开始小心翼翼地提出到她的家拍石板房,她欣然同意。
   我又得寸进尺说,想在她家蹭饭。她说如果我不嫌弃农村人那就完全可以。
   她顺着楼梯爬上房顶,把玉米堆在石板房上晒着。我站在房子下面,仰着头望着她。她回过身对我招手:“小妹,你上来。”
   我把我酒红色的碎花后开叉的长裙结了个疙瘩。小小心心往梯子上爬。她伸过她滚烫的手把我拉到房顶。我们如童年的姐妹充满着憧憬,坐在房顶上聊着。
   闲聊中得知,这个村落以前公路不通,深沟浅道,靠的是人背马驮。建房如果用砖,用瓦那是豆腐盘成肉价钱。说直话,就是根本不可能用砖用瓦。而当地的石板,颇具规模的储存在这个天然大仓库中,坚实牢固。天生其才何不用?所以当地人就地取材,仔细琢磨,慢慢地就创造了很有特色的石板房,石板小村。
   她夸赞着她们的石板房。石板房冬暧夏凉,不怕风吹雨打。石板的缝隙透气性好,粮食不易发霉。房顶当晒场,一块块石板任你踩,任你踏,也不破碎。如果漏雨了,只消轻轻攒动相互搭在一起的石板就解决了漏点。说着,她要我用力踏一块石板。我试着踏上去,却显得苍白无力。她在石板房上随机移动了一块石板,为我做了个简便有效的补漏示范。
   每家每户都有一把梯子搭在院墙上,或是房顶上。按她的话说,是登上房顶的“登高梯”。我由衷地送了她一句吉利“这是通往幸福的梯子呀!”
   我眼前恍惚置身于若干年前,他们在荒芜之地上,求其生存的时候,不是束手无策,而是就地取材,物尽其用,人尽其力,把得天独厚的石板搭建成不同寻常的家园。
    “小妹,过些年我们想把石板房改造成砖混大平房,我们也要像你们一样尝尝住大平房的滋味。”
   “如果你们都把石板房改成大平房,那我就不会来了,我来了也拍不到我想要的人文景观。” 
   我告诉她,这是她们的财富,是她们智慧的见证,永远不要去破坏。当然她难以理解我的意思。
   话是这么说。可是,维护石板房与时代更进是出现在我脑子里的一个我想不透彻的矛盾。
   我边聊边拍。我拍了她家对面红色大门的石板房,门边方形的石凳上刚好坐着一位穿得干干净净的蓝色衬衫的老人,头发花白,梳理得顺顺溜溜的。
   她指着一间没有人居住,破落的石板房问:“小妹,你怎么不拍那地方呢。”
   我回答她,我要寻找的是一个地方所创造的文明,而不是来搜寻这个地方的破败。
   她突然有些激动:“有的人太恶俗了,到了我们村子里,什么地方破就拍什么地方。太讨厌了,把我们拍的破破烂烂,头都抬不起来,人也见不得。”我想给她一个满意的解释,想来想去就只有一句“人间万象,形形色色”。
   她催促我:“小妹,你快去村子里转转,想拍什么尽管去拍,我在家做饭等你。”说完摆摆手,“去拍吧。”
   我在村子里转悠了一圈,年轻人携家带子基本出去打工,村里的老人居多,我给他们拍了一些照片。老人们问我,拍照要不要收钱。能不能收到照片。我告诉她们免费拍,并且会把照片洗出来,亲自送到他们手中。其中一位年近九十高寿的三寸金莲半信半疑地说:“以前拍过,人家也说要送照片给我们,结果没有哪个送过照片给我们呀。你也就丢下一句话啰。”
   我回到刚刚认识的刘姓姐姐家里。饭菜刚好,香喷喷的。这位姐姐的老伴自豪地告诉我,他有一个女儿,一个儿子。俩个孩子在外面打工,城里买了房子。只是逢年过节,宰猪请客时才会回来。他说,他们去城里生活不习惯,在村子里守着庄稼,守着石板房,过得挺舒心的。是啊,住惯的山坡不嫌陡,习惯就是最好的安居。
   吃过午饭,我难为情地递给他们饭钱。大姐善意地,狠狠地瞅着我:“我又不是开饭馆赚钱的,看你不是坏心眼的人才留你在家里吃饭。留你吃饭就不收钱,收钱就不留你吃饭啰。”被拒绝后的我像是淌过一滩洁净沙石,细流清澈。
   我告别了这位姐姐家。走出村口,我慢行在崭新的柏油路上。看着深秋草色,山青石墨,屋顶上一堆堆金色的玉米。我对这个村庄的写意真贴不上华丽的词藻。但是我的脑海中总出现他们的只言片语,总觉得给我传递着某种情感,这种情感的存在就像厚实的石板房所隐含着我难以表述清楚的文明。

 










 
Tags:会泽 在梨树坪的只言片语 责任编辑:hzwljzs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“苦水”变甘泉 必有引龙人 下一篇王 惠美术作品选登

光影留连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你说我说

 
会泽县文联主办 地址:会泽公园内 联系电话:0874-5128423 投稿邮箱:hzwljzs@126.com 滇公网安备 53032602000017号
本网站所刊登的各专栏原创资料均为探秘会泽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! Powered by qibosoft V7.0SP Code
   
探秘会泽 www.hzlytm.com 工业信息产业部ICP备案号: 滇ICP备16002874号
   
访问量: 流量统计源码